肖磊:跟鹰派决裂 特朗普密谋两件大事 盟友提心吊胆

更新时间:2019-11-11 10:53:23   浏览量:4960    来源:禹王新闻

自从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以来,内阁成员的任免一直相当反复无常,但这次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直接“解雇”有着很强的历史背景,这与之前几次完全不同。

从2017年至今,特朗普解雇了包括前国务卿蒂尔森、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西斯和前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在内的关键内阁成员。看着这些人被解雇,主要原因不仅仅是与特朗普的政治观点不同,而是他们挑战特朗普的尊严,也就是说,他们伤害了特朗普的自尊。

例如,蒂尔森因讽刺特朗普而被解雇。前情报总监丹·科茨(Dan Kotz)指责特朗普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辩护。Trong怀疑他发表匿名信是为了贬低自己。马蒂斯在特朗普被解雇之前曾多次遭到蔑视。

博尔顿不是,事实上,博尔顿在事情上是不对的。虽然与特朗普有很大的政治分歧,但他自己并没有评论特朗普。因此,即使双方有激烈的争论,特朗普也没有解雇博尔顿。

那么这次接受博尔顿辞职的深层原因是什么(双方都认为他们解雇了对方)?

这将是指目前美国在外交和维护国际秩序方面的双向斗争,以及两种国内力量和利益之间的斗争。

博尔特是一只典型的鹰,但许多人不知道鹰是什么。事实上,说白了,这是权威威慑,说白了,这是以军队为主要后盾的威慑。

由于美国的“军事综合体”非常强大,但根据宪法,军队的唯一总司令是总统,在这种情况下,安全顾问的作用尤为重要,因为他可以影响总统的军事决策。

博尔顿作为“军事综合体”利益的代表,对特朗普只有一个建议,那就是发动制裁和采取军事行动,特别是在军事行动方面。博尔顿的建议是极端的,比如提议先发制人,向中东地区派兵,以及直接与伊朗开战。

事实上,如果只有这些建议被采纳,特朗普可能采纳也可能不采纳。没有理由解雇博尔顿。特朗普曾称赞博尔顿表现出色。每个人都应该记得,伊朗在今年6月击落了美国无人驾驶飞机,特朗普在最后一刻阻止了它,尽管博尔顿和其他人都想袭击伊朗。这表明特朗普有能力控制局面,而且他也非常擅长配合双重表演的表演,将优雅和力量结合起来,以满足各种实际和面子需求。

特朗普还表示,如果他听博尔顿的话,他将与世界开战。然而,即使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也无意解雇博尔顿,并为自己使用平衡技术来处理博尔顿和庞贝之间的矛盾感到非常自豪。

但是为什么博尔顿突然辞职,为什么特朗普说他不再需要博尔顿的服务?事实上,博尔顿被“解雇”之前发生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值得思考。

一个是特朗普取消了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谈,另一个是美国政府将两年前缴获的通信设备归还给华为。

博尔顿的解职、取消与塔利班的会面以及华为通讯设备的归还似乎都与此无关,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背景。

博尔顿作为特朗普的安全顾问,一直坚持向阿富汗派遣更多军队,以支持现有政府和打击塔利班。

在华为问题上,它一再提出阻止华为的建议,因为它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威胁。博尔顿在访问英国期间直接对英国表示,他希望对华为采取快速强硬的立场,并要求英国完全停止使用华为的设备。如果他不同意,他甚至威胁说,在英国“离开欧洲”后,美国不会与英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让我们来看看这三件事的真正问题。

我不想详细说明阿富汗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但我们需要知道的一件事是,它是一个拥有复杂地形和几十年游击战经验的国家。可以说,苏联的解体与入侵阿富汗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美国军队于2001年进入阿富汗,并迅速击败了塔利班政权为基地组织提供保护的有效力量。但是18年后,美国不得不与塔利班谈判。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味着在过去的18年里,美国军队既没有支持一个拥有控制权的新政府,也没有能够消灭塔利班,但却陷入了与苏联相同的困境。当特朗普准备与塔利班举行新一轮和平谈判时,塔利班在喀布尔发动了又一轮炸弹袭击,杀死了一名美国士兵。

更重要的一点不在这里。据布朗大学沃森国际与公共事务研究所称,自2001年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以来,已经花费了5.9万亿美元。你可以想到5.9万亿美元的概念。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仅赚取了3万亿美元的外汇。

目前,美国在阿富汗每年花费超过450亿美元,其背景是只有军队驻扎在那里,而不是战斗。法国军费开支居世界第七位,每年支出440亿美元。

巨额军费开支给美国财政带来了巨大压力。尽管美国能够保持目前的国力,但如果在阿富汗等地得不到相应的经济回报,这种支出最终将导致美国经济竞争力的下降。无论这些支出是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减税还是创造国内就业,还是投入阿富汗,结果都是不同的。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美国在未与塔利班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从阿富汗撤军,这意味着塔利班有可能推翻现有政府,也意味着美国已经完全抛弃了自己在道义上支持的现有政府,美国倡导的许多普世价值体系将会崩溃,这将显得虚伪。美国在中东乃至世界的信誉将会大大降低。

事实上,美国现在面临的情况与苏联当时面临的情况相似。没有撤军,经济将无法维持。撤军意味着帝国信用体系的崩溃。你知道,苏联从阿富汗撤军两年后解体了。

特朗普需要做出选择,这正是美国想要的。美国真正的未来国家战略是什么?

特朗普选择了孤立主义,并在取消与塔利班的和谈后表示,他将适时从阿富汗撤军。这是博尔顿这样的军事利益代表所不能接受的,也是美国许多精英所不能接受的。

结果,五名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一名前阿富汗和解问题特别代表、一名前副国务卿和另外两人3日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网站上发表联合声明,称美国大规模撤军将导致阿富汗陷入内战,并支持博尔顿。

但我相信特朗普从解雇博尔顿的那一刻起就下定决心了。

因此,我说解雇博尔顿是一个历史性事件。主要原因是美国的外交战略不得不进行调整,这种调整不再考虑任何普世价值,更不用说“盟友”的感受了。

当然,特朗普这次冒犯了“军工复合体”,未来可能不仅仅是媒体的麻烦。众议院监督委员会一直在调查军方是否在暗中帮助特朗普公司经营的日渐衰落的坦伯利度假村获利(我个人怀疑这是一个军事陷阱),同时也在调查副总统伯恩斯上周访问爱尔兰期间在特朗普位于邓伯格的私人俱乐部逗留的情况。

美国能否顺利撤出阿富汗是一个大问题。虽然许多人不相信,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涉及美国民族运动的问题。如果这两个超级帝国是在最近几十年在阿富汗建立的,那也是一个感叹和叹息。

让我们再来谈谈华为。作为一名安全顾问,博尔顿向特朗普提出了关于华为的耸人听闻的问题,特朗普一开始确实相信这一点。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博尔顿被发现在许多事情上是一个极端分子,为了支持他的说法,会有很多“违禁品”。

当然,美国政府不会当面抨击自己,承认对华为的指控都是错误的。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次华为设备的返还表明,美国政府仍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华为设备在被扣押后会危及美国国家安全。然而,华为的案例也涉及到美国一个重要的全球战略问题。

未来,美国想采取什么样的全球贸易战略,是坐下来与竞争对手好好谈一谈,还是继续制造贸易壁垒、制造威胁并利用美国国家安全部采取镇压措施?

我的理解是,美国没有理由关闭贸易,阻止商业竞争,但这种竞争需要新的战略。如果最近不忙,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详细讨论。

但是,从政治层面来看,这并不意味着对中国的态度已经改变,而是会有更现实的考虑,即贸易合作仍然是大势所趋,但政治层面肯定会继续面临。

这让我们想到另一个人,庞贝国务卿,他一直与博尔顿有冲突,庞贝是中央情报局的老兵,他有另一种处理世界的方式。这次在香港问题上,有大量证据表明中情局的继续介入也给中国政府带来了很大的国际压力,这是特朗普最希望看到的方式之一。

这是为了在省钱的同时获得更多的谈判筹码而制造真正的麻烦。此外,中情局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组织。该组织的组织、人员、资金和活动都是严格保密的,甚至国会也不能干预。特朗普最喜欢这种方式。

此时,美国新一轮的“颜色革命”可能已经获得更多的财政支持,并成为美国对外游戏的主要手段。庞贝和博尔顿之间的路线争端以庞贝获胜而告终。

然而,请注意博尔顿的解职是美国外交战略的改变,而不是“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失败。美国未来的计划是通过向世界主要地区的领事馆派遣更多人员来扩大中央情报局的活动范围。“军事综合体”将推动大国军备竞赛的新战略,即与俄罗斯、中国等国展开自己的可控军备竞赛。,以便把它的对手拖入军备竞赛和消费内部问题,从而平衡未来美国经济影响力的可能下降。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 重庆彩票网 八大胜

沙特遇袭全世界买单?无人机让油田变成火海,美国天价军火成笑柄